到哪里找那么多热情和激动

  ·梁晓刚

晚上发生一件奇妙的事,韩校长向另一个貌似忠良的同事介绍《斯巴达克斯》,语重心长的说,真的好好看,很多很黄很暴力的情节,你应该好好看看下。还不厌其烦的让马上把视频出来亲自快进检查,确认关键情节是否是删节。。。我不以为然,说早TMD上个世界都看过,还当成教材给员工做培训云云,也顺便搜索下当年的证据。

于是,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。我当初发帖的【博客大巴】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被封了,文章自然不在,但是在网上百度到几个链接,原文不动照搬我当初写的,甚至有一个人我还认识。。。当然,没有注明转摘出处。

看后觉得有意思,再发一次为证。距离上次应该快十年了。唉。

​

🔪

​

从前有两台制造香肠的机器,专门用来将猪肉转制成最鲜美的香肠,其中一台机器一直保持着对猪肉的热情,从而生产了无数的香肠;另一台则说:“猪肉与我何干?我自己的事情远比任何猪肉有趣和神奇得多。”它拒绝了猪肉,并把工作转向研究自己的内部构造,而一旦天然食物被剥夺,它的内部便停止了运转,它越是研究,这内部对它来说似乎越发地空虚和愚蠢,所有那些进行过美妙运转的部件都纹丝不动了。它不明白,这些机器部件究竟能干什么。这第二台制肠机就像是失去热情的人,而第一台则像是对生活保持着热情的人。

 

这是罗素关于热情的论述,我记得以前李敖也引用以解释人生的意义:埋头干活千万不能空转。可是,我们现在也面临这样的问题,文案不去深入项目寻求解决问题的答案,而老是追问工作的意义,怀疑公司、环境、工作甚至怀疑行业、客户、任务。正如我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不爱看书一样,我同样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文案不热爱文字,不热爱写案子,面对更大的压力和挑战时不充满热情,不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、激动,为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创意,一本好玩的书,一条很妙的广告语尖叫,疯狂。

 

如何理解热情,罗素说你不妨看看一样的人,是怎么吃饭。对于有的人来说,吃饭仅仅是一件厌烦的事情,不管食物如何精美,他们总是提不起兴致。黄子华在他的天才般的脱口秀《笃搞笑》里曾经说过,在这类人眼里,人生就是个吃屎的过程。早上一大坨,中午一大坨,晚上还有一大坨。对于有些人,食物是他们的小确幸,看见食物两眼放光,对眼前的食物心满意足,直吃到饱嗝连天,他们才会停下来。是天赋?还是人工?到哪里找这么多热情和激动?

 

心存疑问的人,我建议你看看今年的美剧《斯巴达卡斯:血与沙》。一个奴隶,从初级菜鸟做起,如何成为最伟大的终极杀人王,并且开创新格局,成就一段历史上最伟大的传奇。当然,这个你肯定知道,因为初中课本上早讲了。重点,问题的重点不是结果,我让你看的是,一个老套的,但对当吓得你有用的道理,天堂之路,必经地狱。

 

你可以把每3分钟一次虐杀,每5分钟出现的色情场面当成研究的重点,但是顺带也看看,看看他们的教练每天如何挥舞着飕飕作响的鞭子,目不转睛的盯着往死里整着这群人,干不完的活,挨不完的打,冷嘲热讽,没日没夜,是不是感同身受?

 

还记得我讲过的新警察老警察的故事吧?看到多科特(DOCTORE)问一帮刚入门的菜鸟:在你们脚下的是什么?老警察都会心的笑了。因为,他们知道,这帮孙子要倒霉了。老警察说出了标准答案:是神圣的加普亚,用泪水和鲜血浇灌的圣地!你们的泪水,你们的鲜血,你们这些卑微的生命,不经锤炼,一文不值。好好听,认真学,或许还有活命的希望……再听听那些活下来并成为角斗士时发的誓言:我将我的肉体,我的灵魂,我的意志,全部交给我的主人和充满荣耀的训练场。在竞技场上,上刀山下火海,我为荣耀而战。

 

我不想说,宝剑锋从磨砺出,我只是感慨,如果没有奸诈狡猾言而无信的老板巴蒂塔斯(BATIATUS)处处算计,没有同事克雷斯(CRIXUS)根深蒂固的仇恨和无时无刻的挑衅,没有乌烟瘴气极其恶劣的环境和一群面目狰狞居心叵测的同事,当然,还有多科特的鞭子,一个又一个杀不完的敌人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斯巴达克斯怎么能成为斯巴达克斯!是超越了一次次的死亡,再有了他的传奇。

 

《南都周刊》最近访谈梁冬,那个梁某人更有资格说出我想说的话:生命给你什么东西,一定是以你的能力和缘分,给予你最好的了,你就把生命给予你的东西好好享受就好了。所以,我的痛苦不在于当时所在的环境,命运对我非常好,只是自己当时没有智慧去享受。

 

没有共鸣就是强奸。但要知共鸣何其稀罕,天上的牛郎配织女,地上的瘸驴配破车,哪里尽是美事。斯巴达克斯说白了就是被奸多了,熬成头牌而已,当然不能抹杀天赋和信念,但是最关键,还是压力和毁灭性的压力,生命在决心死的一刻点燃。

 

说一句早年曾经极度震撼我的话,嫁给人家,就别嫌人家家伙大。凡种种痛苦、迷茫、空虚、焦虑,皆要视为正常,坦然接收。还记得张无忌灭绝师太三掌之约吗?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大岗。焦虑是高潮的前戏,纠缠是你正在思考,迷糊等于你已经在进步。要知道,世上哪里来那么多的热情和激动,都是在战斗中学习,铁磨铁,痛苦着适应着。

 

最后说两句,黄真伊的师傅百舞有也一次问黄真伊:你知道作为一个艺人,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

黄:是才艺吗?  师傅:不是。

黄:是热爱吗?  师傅:不是。

黄:那是什么?

答:最重要的是痛苦。

最终使你可以站在一个别人达不到的高度,不是因为你更有才艺,或者更热爱,而是因为你更能承受痛苦。用在这里,是不是也很应景?所以,道理都是相通的,不通的是人。

​

题外话,在《权利的游戏》还没影子的时候,《斯巴达克斯》是神一般存在。。。可惜可惜,第一季的男主安迪竟然意外去世,后来的几集编剧和演员依然出色,但男主总是有很强的违和感,未免遗憾。

只对纯度着迷